<menuitem id="zzxzx"></menuitem>

<pre id="zzxzx"></pre>
    <pre id="zzxzx"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zzxzx"><strike id="zzxzx"><rp id="zzxzx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pre id="zzxzx"></pre>

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• 電話: 086-0769-22807002
      • 聯系人:梁小姐
      • 傳真:086-0769-85828822
      • 地址:中國廣東省東莞市虎門鎮白沙五村創興路15號
      如果鞋企員工沒有忠誠,能力無足輕重
      來源: 東莞市潤澤紡織品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: 2017-12-13


      當年,普京的恩師是葉利欽政治上的死對頭,葉利欽上臺以后,即要把他投入監獄。危機之時,普京冒死將恩師秘密送往國外,不料卻因此舉得到了葉利欽的賞識,從此一步登天。



      說到普京,我們都知道他是俄羅斯總統,以前,曾當過克格勃。但是你卻并不一定了解,他是怎樣從一個普通的克格勃,一步步走進權力中樞,最終成為總統的。下面,我們就來說說,他究竟是靠什么,一步登天的。


      大學期間他遇到了一個好導師


      1970年,普京考入了彼得格勒大學(即現在的圣彼得堡大學)法律系,索布恰克是他的經濟學教授。


      普京雖然出身平民家庭,但非常聰明,學習成績很好,特別是他個頭不高,也不強壯,性格上卻桀驁不馴。


      雖然索布恰克有很多學生,但他特別喜歡普京這個聰明、有個性、敢打敢拼的大男孩。


      大學畢業時,普京以一篇《論國際法中的最惠國原則》論文,再次贏得了索布恰克的贊譽:“小伙子,我沒有看錯你,相信你將來一定是個不錯的人才!”他提筆在這篇論文上寫了一個大大的“優”字。

      普京卻請恩師幫自己在就業上拿拿主意。索布恰克建議他畢業后進入經濟管理領域,要不就當一名律師或檢察官。但普京卻撓著頭說:“老師,不瞞您說,我對這幾個行業都沒有多大興趣。我想參加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,但一直拿不定主意,所以才請您指點的?!?/span>

      索布恰克吃了一驚: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就是克格勃,這是個只對蘇共中央政治局負責的特權單位,想抓誰就抓誰,甚至有先斬后奏之權,說白了這就是個特務機構,在國內外名聲都不太好,他怎么會想加入克格勃呢?普京解釋說:“正因為它有特權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我才覺得那是男人干一番事業的地方……”

      如果是一般的老師,也許仍然會堅持自己的意見,但索布恰克認為,興趣是事業成功的基礎,以普京的性格,到克格勃去摔打摔打也不錯。

      就這樣,普京進入了克格勃。不久,索布恰克也棄教從政,并于1989年通過競選當上了圣彼得堡市市長。

      此時,已經在克格勃工作十幾年的普京也想到了改行,他找到索布恰克,索布恰克二話不說就答應把他調到身邊當市長助理。很多人在知道了這件事后,紛紛勸索布恰克:“普京在克格勃干過,讓他給你當助理不合適?!彼鞑记】藚s力排眾議:“我了解普京,我看中的是他的能力?!?/span>



      寧愿因忠誠被絞死,也不愿為偷生而背叛


      當時,圣彼得堡有很多歷史遺留問題,普京的出色表現,讓他很快就從市長助理升任了圣彼得堡市對外聯絡委員會主席,后又出任了主管對外經濟聯系的第一副市長,成為了索布恰克得力而忠實的助手。


      1991年12月25日,時任前蘇聯黨政一把手的戈爾巴喬夫宣布辭職,將國家權力移交給新當選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。隨著幾個加盟共和國的解體,蘇聯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正式停止存在了。

      讓普京沒有想到的是,自己的恩師索布恰克跟現任總統葉利欽竟然是政壇上的夙敵。原來,在蘇聯解體之前,有兩個民主政治團體一直在爭奪權力,一派的代表人物是葉利欽,另一派的代表人物就是索布恰克?,F在,葉利欽上臺了,索布恰克仍然被視為“第二政治集團”的核心,葉利欽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人存在。

      葉利欽先是逐步削弱索布恰克的權力,接著在他的操縱下,1996年,索布恰克在圣彼得堡州州長選舉中敗北,隨即便遭遇了葉利欽集團一系列的打擊和報復,直至受到軟禁。

      此時的普京表現出了一個學生、部下對自己老師和上級的忠誠。他二話不說也辭了職,然后追隨索布恰克離開了圣彼得堡市政府,并說了句后來被俄羅斯媒體廣泛報道的話:“我寧愿因忠誠而被絞死,也不愿為了偷生而背叛?!?/span>

      在離開圣彼得堡市政府后,葉利欽還沒放過索布恰克,他讓人給索布恰克羅織了十幾個罪名,準備指控他。普京一心想幫助恩師,卻因失業在家而無能為力。他的獵槍被沒收了,唯一的消遣辦法是去釣魚。

      有一次,普京見索布恰克實在太郁悶了,就想陪他出去釣魚散心。誰知他剛把車開到索布恰克家的門口,就被人擋住了去路:“沒有俄羅斯最高檢察院的命令,索布恰克不能離開他的住所?!?/span>

      普京氣不過,找到俄羅斯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柯西金??挛鹘鹨彩恰暗诙渭瘓F”的人,在他的幫助下,普京又寫了一紙擔保書,兩人這才得以去釣魚。



      在涅瓦河三角洲,面對久違了的如畫風景,兩人都無心欣賞。索布恰克當然能看出普京這個學生對自己的忠誠,他說:“瓦洛佳,謝謝你。但如果你真想幫助我,我不要你這樣追隨我,更沒有必要用這種方式,而要學會韜光養晦。好在你曾在克格勃工作過多年,蘇聯垮臺時,你也沒有參與奪權,葉利欽政府需要你這樣的人。要知道幫助我的最好辦法是你趕快成功?!?/span>

      恩師的話讓普京如醍醐灌頂,恩師說得對啊,要想幫助恩師,首先我必須具備幫助他的能力。于是,1996年8月,他不再“歸隱山林”,而是應丘拜斯之邀,前往莫斯科謀職。

      葉利欽也了解普京這個人,并十分賞識他的才華,特別是他覺得普京強硬的政治風格跟自己很對脾氣,再加上有丘拜斯的力薦,葉利欽當即任命普京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委員會秘書。


      1997年9月中旬的一天,普京忽然從柯西金處得知,俄羅斯最高檢察院已經對索布恰克的案件偵查終結,馬上就要把他移交給最高法院審判了。在克格勃工作過多年的普京,非常明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道理,他秘密找到索布恰克商量怎么辦。索布恰克悲哀地說:“現在我是人家砧板上的魚,還能怎么辦?”

      普京卻真誠地說,“不,老師,沒有你當年的指引,就不會有我的今天,做人不能忘恩負義,我一定要想辦法救你!”索布恰克拍拍普京的肩膀說:“你有這份心意我就滿足了,你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,再說如果你明著幫我,葉利欽也不會放過你?!?/span>

      索布恰克說得沒錯,雖然普京當時權力不小,如果救一個普通的人也許綽綽有余,但如果他想救索布恰克這樣的大人物,他的能力還遠遠不夠。

      但普京想的卻是:如果在恩師遇難時,我袖手不管,那我還是個人嗎?問題是,怎樣才能幫助恩師免除牢獄之災?想著想著,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克格勃時認識的那些朋友和關系,一個驚天的大膽計劃在他的心里慢慢浮出了水面。



      義救恩師,葉利欽卻放了他一馬


      原來,1985年普京在克格勃工作時,波蘭愛西波航空公司總裁瓦涅塔那的女兒被意大利黑手黨綁架了。瓦涅塔那先是請英國中情局出面,卻因為他們擔心傷害到人質,而沒有營救成功。


      瓦涅塔那只得又來請克格勃出面,組織上把這件事交給了普京等人。普京知道這事不能來硬的,便轉而通過克格勃在美國黑社會的關系,找到意大利黑手黨的人,很快就把事情圓滿地解決了。因為這件事,瓦涅塔那一直都對普京非常感激。

      普京想:恩師已經被軟禁了,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用通常的辦法救他根本不可能,那我能不能請瓦涅塔那借給我一架飛機,直接把恩師送往國外呢?

      普京很快就秘密找到了瓦涅塔那,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。沒想到瓦涅塔那卻顧慮重重,因為波蘭跟俄羅斯離得非常近,關系密切,特別是他的航空公司有將近一半的業務跟俄羅斯有關,他擔心如果因為這事得罪了葉利欽,自己的損失就太大了。

      瓦涅塔那也覺得欠了普京一個天大的人情,再說這樣的人也不好惹,他想了想,說“借飛機給你肯定不行,我也不能明著幫你,但你可以不通過我從我的公司租借一架飛機……”

      普京說:“我沒有那么多錢??!”瓦涅塔那說:“不要多少錢,我會跟他們打招呼,你只要象征性地給一點租金就行了?!本瓦@樣,普京明著是花了1萬美元,實際上只花了200美元,就從瓦涅塔那的公司租到了一架波音747飛機。

      1997年9月24日晚上,一身功夫的普京悄悄地將幾名看守人員制服,然后潛入索布恰克的別墅,將已經熟睡的恩師喊醒:“老師,快跟我走!”然而,索布恰克在問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后,卻不愿意走:“你如果這樣救我,就等于犯下了叛國罪,葉利欽會判你極刑的,你怎么這么糊涂??!”

      普京說:“老師,我在克格勃干過,我知道,就你這樣的年紀和身體,如果被關進監獄,就等于判處了死刑!我說過,我這樣做是出于我們的師生情,與政治無關,再說我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救你的命要緊!”然后,便不管他愿不愿意,架起恩師就從別墅的后門跳上了早已安排好的汽車,一直開到了機場。

      普京把恩師送上飛機后,說:“一人做事一人當,老師,我就不送你了,明天我會向總統投案自首。我已經安排好人在法國巴黎機場接你,你多保重!”說完,就轉身走了。索布恰克感動得熱淚盈眶,卻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      普京在做這件事時,已經準備好總統葉利欽會以叛國罪判處自己極刑,但他覺得自己必須當著總統的面把事情說清楚。第二天上午,他就來到葉利欽的辦公室,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說了出來,“總統,我辜負了您的栽培,但他是我的恩師,我必須這樣做!”



      讓普京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葉利欽站起身來,在辦公室里轉了好幾個圈子也沒說話,忽然,他笑了起來:“弗拉基米爾,你知道我為什么器重你嗎?就因為你身上有兩個別人所沒有的優點,一個是具有軍人的氣質和果敢,另一個是對待朋友的態度。你說得沒錯,雖然我跟索布恰克的政見不合,但那是另外一回事?!?/span>


      “你讓我感到高興的是,我幾次故意當著你的面說索布恰克的壞話,你卻從來沒有附和一句。這非常難能可貴,因為在這個世界上,在政治和經濟利益面前迷失自我,拍馬屁甚至出賣朋友的人太多了。好了,就當這事沒有發生過,我還有更重的擔子讓你挑呢!”


      就是從這一刻起,葉利欽已經在腦海中選定普京作為自己將來的接班人,因為無論到了什么時候,他還是他。此后,這件事被俄羅斯媒體炒得沸沸揚揚,但因為有葉利欽在上面罩著,普京什么事也沒有。

      索布恰克逃到法國后,普京的朋友把他的生活安排得好好的。幾年后,索布恰克的官司慢慢地已經被人們淡忘了。2000年年初,普京開始競選俄羅斯總統,索布恰克也在國內外為學生的競選奔走。

      誰也沒想到,2000年2月20日,索布恰克在加里寧格勒突然“病逝”。普京在第一時間趕了過去,在恩師的葬禮上,他給予了索布恰克極高的評價,稱他是自己的政治導師、民主政治家的典范。

      2011年8月10日是索布恰克誕生70周年紀念日,普京陪同索布恰克的遺孀柳德米拉·納魯索娃,拜謁了位于尼科爾公墓的索布恰克墓地,敬獻鮮花,告慰亡靈。也許正是他的這種敢作敢為,深深地打動了俄羅斯民眾和葉利欽。


      這就是一個平民的兒子,一個柔道高手,一個前蘇聯時代的情報人員,一個能夠駕駛戰斗機的國家元首——普京。

      無論經商還是從政,想要成功都必須需要兩手,一手忠誠,一手能力,如果沒有忠誠,能力無足輕重!

      人生的高度取決于你讀過的書和遇到的人。


      我司生產 佳積布、 環保熱熔膠膜、彈力布、熱熔膠膜、刻字膜、針織布、佳積布、環保熱熔膠復合等產品,有需要可聯系我們:18938261870

      手機網站

      手機網站

      小程序

      小程序

  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  军人的又大又粗又黑

      <menuitem id="zzxzx"></menuitem>

      <pre id="zzxzx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zzxzx"></pre>

          <track id="zzxzx"><strike id="zzxzx"><rp id="zzxzx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<pre id="zzxzx"></pre>